未悠音死歌
CP观混乱邪恶,基本什么cp都不雷。常年在冷门坑/冷门cp,努力割腿肉【咕咕咕
2015-06-28  

love so sweet

※cp sorayuu suzuteni

※有私设

※非常ooc我自己都不敢看第二遍

※请勿代入三次元

----------------------------

一个人在房间里画着画。

「啊——」看着自己的画,遊抱头悲鸣「我画的都是些什么啊——」

这一定都是崩坏的世界的错。

比如,隔壁经常传来的某些奇怪的声音……竟然是男生的声音 。

又比如,一起合租的好友突然向自己告白。

遊干脆扔下素描本,打开电脑听歌。

可是今天那个人向他告白的场景就浮现在了眼前。

「遊,我喜欢你。 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你应该明白的吧?」

……明白才怪!

把桌上的空咖啡罐旧报纸吃空了的泡面杯子一口气扒拉进手边的垃圾筒,抬头看看钟然后起身,左三圈右三圈绕了一阵,又抱头在桌边坐下。

几天了怎么还不回来?啧,突然莫名其妙说了那些话然后玩人间蒸发是算什么意思啊?

确认自己带了钥匙之后把门摔得山响,同一瞬间旁边也传来同样一声砰。

转头看是个头发挺顺的男生,瘦瘦的套件淡绿色的羽织,神色似乎不太好。

遊默不作声看着,对面的人注意到这边有点讪地笑着冲了下脑袋算打招呼,「你好。」

「…你好。」遊也晃了晃脑袋。

……就是这个声音……

「喂teni酱!听我说啊……!」门又猛开冲出来个人,瞥到走廊上的邻居突然一噎。

咳咳咳……遊淡定地提着一袋垃圾下楼去。

这间房子在离市中心不算近的地方,但还有几部公车可以到,骑车也不算太远。六曡一间的毛胚房子而且还旧,卖相也不怎么好,只有拉线吊灯马桶,不时还会漏水,唯一好处就是租金便宜。读书时反正就用来睡觉的地方,于是遊就和从中学开始就比自己大一级的前辈兼友人soraru一起搬了这里来。

遊在便利店里第n次确认手机没见新消息的时候咬牙切齿了一阵。

soraru。

那个人,从小就很受女生欢迎,现在明明也有个同大学的女朋友。见到过几次,貌美身材佳,旁人见了眼馋还来不及的那种。

那,一天到晚看着我不是画画就是听歌怎么还能说得出什么喜欢呢?!

喜欢……喜欢么?

「遊君你慢慢考虑好了,没关系的。我只是把自己的感觉说出来……」

某人这么一本正经, 也因此遊稍微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真的,从高二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喜欢你了。」

高二啊……感觉是好遥远的事情了。

那天傍晚去店里打工,拿到的外卖地址居然就是隔壁那家。

遊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想着上次撞见的那两人,摩托就慢腾腾开到自己楼底下了。

按了门铃,那个声音应着,开门后一愣。 「哎?你是隔壁的……」

「你好,外卖。」

「……啊,打工么?嗯……一共多少钱?」

「2845円。」

「嗯……suzumu君,麻烦你过来一下吧。」羽织男子朝屋里喊。

「来了——」那人踢踏着拖鞋出现。

「5円有没有?」

「嗯好像有……果然还是没有。你有没有?」

「多少?」

「10円。」

「给。」

「好。」

哎……?

「来,3045円……怎么了?」

「啊?哦没什么,就觉得……气氛真好啊——什么的。」

叮当。

「……哈?」

「teni酱你的钱掉啦。」

「啊哈哈……」遊干笑着,「其实前阵子……有稍微听到些……声音什么的。」

「莫非是上周五的事?」拖鞋君又凑过来。

「……对。」

「喂!!!suzumu!!」

「……那个,不用这么介意的。男生和男生什么,我倒也……」

「难道说……邻居桑你也……?」拖鞋君问。

「……?」

「一起住的人,在想是不是男朋友啊~之类的。」

……!!男朋友?!

「……脸僵掉了呢。」

「……估计不是了。」

男、男朋友?原来也会让别人这么以为啊??

也对哦,普通两个大男生不会一起住这么小的单间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遊扶了扶头盔往楼下走。

说是男朋友的话……那么刚才那个男生就是女生役咯……

呃,女女生役??

正准备关门的羽织男子听到楼道里传来乒呤乓啷的响声伴着一阵惨叫。

“喂你你不要紧吧?!?”他连忙冲下来看。

「痛痛痛痛痛……」遊抱着头。

莫非那个人的意思……那不就是说我……?!

「要不要紧??」

「哇!别过来!」继续一路滚落。

……我……要……冷静………………

「真的……没事么你?」羽织男子小心翼翼地问。

结果半个星期后那个人半夜三更回来了,一脸不开心好像高中时候段考没及格一样。

「遊君你怎么……好好的打工还伤着了…」

「要你管!」……还不都是你害的!

「……干嘛这么生气啊……?」

「老子自己一个人独守空房一个星期现在还伤成这样你要负责!」

「我看看……肿得好厉害……」

「别碰啊你,别……叫你别碰……!」

大事不好。

行动不便抵抗不力某人还不知好歹地乱碰。

满脸心疼的样子一手挠着龇牙僵在床上的炸毛猫的头发。

「对不起嘛……回了老家一趟,那天忘了告诉你了。」

忘也带连忘几天的?电话没一个消息没一条是怎样……

倒是好啊你,冷不丁说些没边际的然后丢我在这里自生自灭么。遊心里埋怨。

却在抬头对上soraru深邃的眼眸时又慌了。

告白时候那个深情的样子,还有现在这么温柔的手指。自己再怎么神智清醒身体还是会和笨蛋一样率直……

「……不用这么紧张啊,我又不会勉强你什么的……」

「!!我又没有!」遊拍开爪子往被子里缩。「死开。我要休息。」

……不好意思啊我就是紧张了!

就是被你传染然后胡思乱想了!

那天傍晚回家的时候,在走廊上就听到房里传来女生欢快的声音。

还没来得及退回去门就开了,soraru愣在那里。

「遊、遊君……」 然后一声不吭转身走人。 「soraru桑~~哎那个是谁?朋友么?」

「……都和你说了要见面在外面了……」

「有什么关系嘛~~我可以帮你收拾房间嘛~~」 「……要说几次你才记得这房子不是我一个人住啊??」

…………

……

笨蛋。

遊周末回了趟自家,手机不断有「笨蛋」的来电每每都被他按掉,最后干脆关机。

过了几天再开机语音信箱就塞了一堆留言,大意都是那天和女友见面正是为了说分手来着,遊君你别误会诸如此类。

没人逼你和女朋友分手哪。喜欢女生多好,省得这堆有的没的搞得人这么烦……

回打工的地方遊拨了个电话给soraru,然后无视对方无比欣喜的语调一口气说了一串什么我不在的时候房间请随意使用房费咱照分摊别客气之类的废话,说句我还要干活然后掐电话关机。

一杯仰脖干了,磕在桌子上。

「……就是这么回事了。你觉得呢?」

继几次微妙的碰面之后和隔壁的男生熟了,这天晚上两人一起去喝酒。

那个叫作teniwoha的男生五官很清秀,严肃的时候完全可怕不起来,微笑起来也十分好看。

遊一手支着脸颊,看着旁边的人一脸理所当然状晃着杯子。

「那就是你不对了咯。」

「我不对了?为什么是我啊……」

「因为怎么听着都是喜欢他的嘛。」teniwoha又抿了一口。

「哎??可是……只是友人和前辈啊?是男生啊?」

「啊哈哈,你这话说给我听么?」teniwoha抿嘴笑了起来。

隔壁家的两位一个叫teniwoha一个叫suzumu。

suzumu已经是社会人,而且居然和自己同岁。而teniwoha是一个小说家,虽然主写侦探推理,但偶尔也写写恋爱什么的。

两个人是高中同学,起初只是是teniwoha暗恋着suzumu,后来因为一场酒会发生了一些不该发生

他们吵得最严重的那次是被他知道suzumu有个走得很近的女生朋友。

teniwoha说,自己气的原因完全不是因为吃醋什么的,只是suzumu说其实没在和她交往,因为觉得麻烦。

因为和女生一起会容易出麻烦所以和我就可以随便了是不是这个意思?!明明知道人家喜欢你还这么糊弄不清,你这种人一辈子体会不到单相思的人的心情!!

当时的两人有一段时间形同陌路。

「其实这种状态最要不得了。」teniwoha以过来人的口气说道,「不论接受也好,拒绝也好,总是说明白才行吧?不然很有可能,和他相联的一切都会失去了。」

的确,被告白了丝毫不觉得恶心,高兴的心情也不是没有。

可是即使这样,突然之间要从那样的角度看待友人实在有些……

遊静下心来细想自己的感受,琢磨着teniwoha的话然后愁该如何是好。

毕竟看到那人和女生在一起就止不住的别扭,到底自己还是在意的了。

自己任性却从不听话,总是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就伤了他。

拐上楼梯就听到有人在打喷嚏,走过去果然就是自家那个笨蛋缩着坐在门前面地上捧着一罐咖啡。

「遊君!你终于回来了……」soraru吸了吸鼻子忙不迭站起身来。

「……坐这儿干嘛?」

「呃……因为一直都联络不上你,又不见你回来…稍微有点……担心…」

「你坐外面我就会回来哦?!还不快进去?!」

「唔……」

「我又不可能总不回来……哎你脸上怎么回事??」遊注意到了他红肿的脸颊。

「呵呵……女孩子,也是挺厉害的呀。」

「?!女朋友么??为啥?」

「说了『我喜欢遊君,所以咱分手吧。』『你这家伙原来是homo啊?!』啪。就这样。」

「……真是个笨蛋。」

不好…

「这种事,不要这样坦率也行的啊真是……」

我好像……

「可是,说明白点心里比较舒坦嘛。」

好像比我自己所想的,还要……

「嗯那么我们进去吧,遊君?」

「soraru……」

「嗯?」

「我好像……也喜欢你。」

「…………诶??!」

tbc.

我还是个纯情的人啊我写到这里就已经在大叫飞奔了!写不出来了!【。

评论(10)
热度(14)
©未悠音死歌 | Powered by LOFTER